• <th id="hm9kb"><track id="hm9kb"></track></th>

    <rp id="hm9kb"></rp>

    <th id="hm9kb"><track id="hm9kb"></track></th>

    <em id="hm9kb"><acronym id="hm9kb"><u id="hm9kb"></u></acronym></em>
    相聲界為何說“北京學藝,天津練活,濟南踢門檻”
    2024-02-05 14:34
    2024 02/05 14:34
    來源 愛濟南新聞客戶端

      清末民初,擁有兩道城墻、戒備森嚴的濟南府逐漸寬松與闊達,尤其膠濟鐵路和津浦鐵路相繼貫通,自開商埠漸成氣候,交通更為便利,商賈愈加輻輳,文娛日益豐富。

      在濟南近現代通俗文藝流變中,相聲作為“外來物種”,傳入歷史不長,但發展迅速,影響深遠。正是有了相聲加盟,濟南作為“書山詞?!被蛑^“曲山藝?!敝匚桓鼮橥癸@;與北京和天津并稱三大曲藝碼頭,得到廣泛認可。至于說到“北京學藝,天津練活兒,濟南踢門檻”,更應該是相聲行當的專屬。

      民國年間的經二路緯一路口,路南曾是新市場,路北曾有青蓮閣(歷史照片)

      “萬人迷”叫響濟南府

      濟南人最早聽到相聲是在一個世紀以前。1920年前后,藝名“萬人迷”的李德钖(“相聲八德”之一)從天津來到濟南,在趵突泉畔望鶴亭茶社表演單口相聲《柳罐上任》(后改為《糊涂縣官》)等段子,讓濟南人第一次領教了相聲的獨特魅力?!叭f人迷”實際為李氏父子兩代,第一代是李德钖之父李廣義,曾因給慈禧祝壽唱二黃梆子而名噪京城。年少時李德钖拜馬三立的外祖父恩續為師,藝名“小萬人迷”。

      李廣義去世后,李德钖與馬三立的父親馬德祿(“八德”之一)搭伴由京城到天津定居,已近中年的他才把“小”字去掉,承襲了“萬人迷”的名號。說來也巧,時任山東省軍務督辦的張宗昌在天津時曾聽過李德钖的相聲,這回“萬人迷”到了家門口,張大帥便將其從趵突泉畔召喚到了珍珠泉畔,進了大帥府“做玩意”(堂會)。估計大帥聽得很開心,得到不少賞錢的“萬人迷”回到天津,贖了舊當和房子,娶了老婆。

      1922年,北京人黃金堂(黃小辮兒)攜妻帶子,由大連經煙臺來濟南,在新市場廣瑜茶園獻藝,其妻唱天津時調,他與兒子黃景利表演對口相聲,父捧子逗。為黃氏父子助陣的還有來自北京的“周蛤蟆”(周德山,“八德”之一,馬三立的師父),他們在茶園一亮相便引起滿堂彩,能坐百十人的園子天天爆滿。此后不久,黃老板又邀請北京人韓子康、王子悅、陶湘九等人加盟,這里遂成為濟南第一個相對專業的相聲園子。

      1924年,天津人來福如率長子來平如(又名振華)、次子來少如(本名平月,藝名“小怪物”)、女兒來小如定居濟南三里莊,在商埠一帶撂地,后進入大觀園共和廳說相聲,深得濟南人喜愛,來小如也成為濟南相聲史上首位女藝人。

      隨后,京津常氏相聲世家常連安(“小鑫奎”)攜兒子寶堃(“小蘑菇”)、寶霖(“二蘑菇”)、寶霆(“三蘑菇”)等,來濟南新市場撂地。1938年,常連安回到北京,在西單商場創辦啟明茶社相聲大會,引起全國相聲界轟動。

      京津相聲名流不斷來濟南“走馬燈”,既培養了一大批懂行的觀眾,也催生了一批濟南本土的相聲藝人。如崔金林、楊鳳岐、吳景春、吳煥文(景松)、馬金良、劉劍秋、田茂堂、李大成等,他們都是用濟南方言說相聲(行話叫“怯口活兒”)。崔金林原來變古彩戲法,學說相聲后,在新市場開金林茶棚,表演相聲和雙簧。楊鳳岐系楊鳳山之弟、楊立德的叔父,三人都靠“說武老二(后命名為山東快書)”起家。崔金林、楊鳳岐轉行說相聲,由此可見相聲的社會影響力。

      20世紀30年代來齊魯大學教書的老舍,其南新街寓所距勸業場僅百步之遙,他經常到這里的書場聽吳景春、吳景松哥倆兒說的濟南方言相聲,并“從他們那里學得一些使觀眾歡樂的技巧,一些俏皮話”(1937年3月2日濟南《中報》載《老舍的老師是濟南兩個說相聲的》)。老舍賜予了濟南美好,濟南回贈他的是民間風土與滋養。

      1934年,18歲的河南少年高元鈞與哥哥高元才由徐州到濟南,先是在勸業場泰祥書場“說武老二”,搭伴說相聲。后來又到新市場天慶戲院的大棚里起早貪黑,替人墊場,行話叫“搶板凳頭”。他在此還分別與吳氏兄弟、田茂堂和李大成等合說相聲。1940年,他與韓子康上電臺錄播相聲節目。他與楊立德合作,被當地小報炒作為“高大鼻子和楊小麻子合說相聲”。后來,高元鈞被尊為山東快書高派開山之人,楊立德則為楊派,兩人與相聲漸行漸遠。

      20世紀30年代,馬玉山、馬玉林兄弟二人,在經二路緯一路交叉口東北角創辦青蓮閣茶樓,上下兩層,可同時容納數百人。他們聘請京津及本土的大鼓、墜子、評書和相聲等當紅藝人輪番上陣,生意紅火。1939年,25歲的馬三立與父親的徒弟高少亭搭伴來到濟南,先是在新市場撂地,后被請到青蓮閣。馬三立讀過天津匯文中學,雖沒畢業,卻是同期藝人中喝墨水最多的,平時愛讀書,手不釋卷,被稱為“相聲秀才”。他在濟南撂地時最愛吃芝麻鍋餅和桿石橋頭的雞湯花生米,說這兩樣既解饞,又撐時候,還省錢。

      劉寶瑞與馬三立表演對口相聲(歷史照片)

      1940年,馬玉林專赴北京邀來羅榮壽、高德光、王鳳山和趙聯生加盟青蓮閣,卻水土不服,反響平平。后來四人去了一路之隔的新市場,與那幾位說濟南方言相聲的藝人搭伙,卻放了“響炮”。第二年,馬玉山又邀請天津相聲藝人李壽增及其大徒弟孫少林兄妹、二徒弟趙蘭亭來茶樓演出,效果甚佳,收入頗豐。孫少林感嘆,濟南真是塊養相聲的寶地,完全可以落腳為生。

      “南晨北啟”耀眼明

      孫少林,1923年出生,天津人,9歲拜師李壽增,師父本名李德林,原為火車司機,綽號李大車,師從“八德”之一的焦德海。孫少林原來沒有大號,人們一直稱他乳名大萊子。少林之名是他臨來濟南時馬三立給取的,意為“三拳打出少林寺,一炮走紅濟南府”。他比馬三立小九歲,但按照師承關系,馬三立高他一輩。

      民國時期的孫少林及妻子劉艷霞

      同在青蓮閣清唱二黃的妹妹恰巧訂婚,得知孫少林有開園子的想法,她也想給母親找個有收入的營生養老,便從彩禮中籌措一百袋面粉,折合一百塊大洋,在大觀園東北角,租下了原先皮影戲的表演場地,粉刷房屋,置辦桌凳,整理門面,“晨光茶社”于1943年9月2日開了張。

      孫少林夫婦與妹妹、弟弟、徒弟合影

      店名是李壽增取的,用“晨光”對應北京的“啟明”,目標十分明確,寓意自不待言。年輕的孫少林推舉經驗老到的李壽增“掌穴”,并負責前臺事務,他自己做演員,同時負責后臺。

      “晨光”開業首個節目,便是年僅六歲、有“小神童”之稱的李伯祥和他的父親李惠民(李潔塵)說的一段《六口人》。李壽增從京津請來的高桂清、高少亭、馮立樟、馮立鐸、劉廣文、袁佩樓等相聲名角隨后輪番登臺,最后由孫少林、李壽增師徒二位攢底,這一系列操作無疑贏得了開門紅。

      除上述諸位,馬三立、劉寶瑞、吉坪三、羅榮壽、郭全寶、白全福、常寶林等數十位相聲界大腕先后來“晨光”助陣。

      “晨光”匯集了京津濟三地相聲精英,陣容強大,同時容納三四百人的場子幾乎天天爆滿,觀眾常常在門外排幾十米的長隊,遇到雨雪,觀眾打著傘也堅持等候。茶社從上午十點開場,一直演到午夜才散場,每場十五六個演員輪番上陣,輪流休息,歇人不歇場,行話叫“推磨”。當時園子有前后兩個門,觀眾滿了就得想辦法讓里面的人往外走一走。只好請一個演員說一段不可樂的相聲,把觀眾氣跑,或到外面抽煙去。這樣就可以再放另一部分觀眾進來,照顧一下門口排號的,圈內話叫“提閘放水”。開業之初茶社還賣茶送水,后來觀眾太擠,茶房無法進場子添水,便取消了茶水供應。

      “晨光”名家薈萃,各有能耐,各有絕活,各顯神通。而孫少林既是“晨光”創始人、掌門人,又是表演的臺柱子、扛把子,對于“晨光”乃至濟南曲藝界來說,可謂居功至偉。

      相聲界有“南張(永熙)北侯(寶林)中(孫)少林”之說,此言不虛。孫少林表演的《鬧會堂》《鍘美案》《山東二黃》《大保鏢》《學電臺》《怯剃頭》《掛戲票》等,可見其深厚的藝術功底與造詣。他身材偉岸,俊朗瀟灑,非常壓臺。

      他狀物模聲,惟妙惟肖,演出《賣布頭》時,學賣估衣的吆喝聲,生動傳神。在1957年山東省第一屆文藝匯演中,他與郭寶珊合說的《賣布頭》榮獲最高獎,當時的錄音也成為晨光茶社歷史上唯一一段保存下來的經典錄音。他表演《追韓信》時,學唱周信芳以假亂真。他文活武使,文而不瘟,武而不野,巧妙利用自身特長,在“腿子活”里加入武功,演出《汾河灣》時,甚至翻著跟頭出場。他還善于從山東民間戲曲中汲取養分,根據表演需要串唱山東琴書、拉魂腔(后稱柳琴戲)和兩夾弦。

      來“晨光”聽相聲的不僅是普通的相聲迷,也不乏梨園名家。據郭學東、孫小林、王力合著《孫少林與晨光茶社》中記述,有一年,裘盛戎來濟南北洋大戲院演出的空余時間,來晨光茶社聽相聲,按說孫少林應該回避學唱京劇之類的段子,以免有班門弄斧之嫌,但他毫不怯場,不但現場學京劇,還學裘盛戎,和“捧活”的劉寶瑞一同表演傳統相聲《鍘美案》,當聽到孫少林唱起“包龍圖打坐在開封府”時,滿堂喝彩。孫少林對著臺下的裘盛戎說:“裘先生,我唱得像您嗎?”裘盛戎連忙起身回答道:“像我,像我,比我唱得都好”。

      孫少林(右)與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裘盛戎(左)、丑角演員蔣元榮在濟南大觀園大北照相館合影

      同門兄弟“濟南對壘”

      1945年,一段插曲為開業剛兩年的“晨光”,也為中國相聲界平添了些許橋段。這年秋天,“晨光”對面,突然冒出另一家相聲園子,想不到的是,挑頭的人居然是在“晨光”助陣的劉寶瑞。

      劉寶瑞在“晨光”創業之初功不可沒,他既可說對口,又是單口大王;既可逗,又可捧。他還擅長相聲創作、挖掘和整理。他在“晨光”期間,搜集濟南民間笑話素材進行相聲創作。當時蔣介石政府正在推行所謂“新生活運動”,其中一條口號是“走路靠左”。這一細節便進入到他所編寫的單口相聲《韓復榘講演》之中。段子中說到,韓復榘到齊魯大學給學生們演講時說:“如果行人一律靠左邊走的話,那右邊馬路上不就沒人了嘛?”這個笑話在當時的濟南流傳甚廣,不知是坊間傳聞本就如此,還是這段相聲的推波助瀾?也許是一種雙向奔赴。

      劉寶瑞還有一個小段《家務事》,也是有關韓復榘的故事,其中提到“三不知將軍”,也提到軍務督辦,把本屬于張宗昌的“名號”戴到了韓復榘頭上。這個段子之所以“串門”,也從側面反映出“七七事變”后棄濟南府而倉皇逃竄的“韓青天”是多么令人憎恨。而劉寶瑞在看似四平八穩的鋪陳中,巧妙地“填包袱”“系包袱”,也會突然間“抖包袱”,在不經意間彰顯出他的機智與“冷面滑稽”。

      著名相聲藝術家閻笑儒在《往事回憶》中記述“濟南對壘”時,說劉寶瑞開的那家茶社叫“共樂”,后來他更正說應該是“光明”。我未找到大觀園中有關光明茶社的相關文字,卻發現新市場有間光明茶園,主要唱山東大鼓,自然與此事無關。在“晨光”對面命名“光明”,無論是舊有字號還是新立之名,其中都包含了“晨光”中的“光”和“啟明”中的“明”,無疑暗示了劉寶瑞那時的構想與抱負。

      果然,劉寶瑞在請援時可謂大手筆。他從天津邀請來張壽臣、于世德、張立森、閻笑儒,從北京請來王長友、黃鶴來,還有在濟南當地沒有參加“晨光”的來少如。一看這陣勢,就是在與“晨光”較勁。劉寶瑞之所以如此這般,據說是他與李壽增鬧了點不愉快。

      這對臺戲一開唱,令“晨光”有些措手不及。孫少林當然不會聽之任之,他即刻從京津請來白全福、羅榮壽、劉廣文、郭全寶、孫興海、郭寶山、郭榮起等人,這兩個園子再一次棋逢對手、將遇良才。

      但當時的相聲圈子畢竟不大,又都是熟人,還都講義氣。去了“光明”的人自然有些難為情。兩個月后,閻笑儒“不辭而別”,悄悄離開。沒過多久,李壽增出面了事,雙方握手言和。張壽臣、王長友先后離開,劉寶瑞返回北京,加盟了啟明茶社。

      無論結果怎樣,最為受益的是濟南的相聲迷們。能在這樣集中的時間段里,一下見到如此眾多的相聲名家們,觀眾自然是看了這家聽那家,大呼過癮。

      “晨光”的創立與堅守及“濟南對壘”的花絮在中國相聲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,“晨光”也因此經受住了考驗,在曲藝江湖里不斷積攢著自身底蘊,磨礪著自身韌性。所謂“濟南踢門檻”之說,在此后又多了一層新的含義。

      1978年孫少林與北京曲藝團部分相聲演員合影

      故事遠沒有結束

      與眾多客串于此的藝術家們都有不同,孫少林不僅是“晨光”的創始人,還是“晨光”的守護神。在他眼里,“晨光”無疑是自己最好的作品,最值得驕傲與自豪。為了“晨光”,他在濟南扎下根來,也愛上了這座城市,他在這里娶妻,生了七個兒女。

      20世紀70年代末的孫少林夫婦

      孫少林堂弟孫少臣,自幼隨孫少林學藝,后拜高少亭為師,擅長捧哏,有時也逗。晚年的孫少臣憑借多年的堅持,收集整理了較為完整的晨光茶社歷史資料。他與曲藝作家徐明合作撰寫的《晨光茶社始末》,記錄了“晨光”所走過的艱辛歷程。他整理出的“晨光”相聲藝術部分演出片段,也成為不可或缺的寶貴財富。

      自1943年開業到1966年被迫關門歇業,“晨光”歷時23載之久。1980年,孫少林突然倒下,三天后駕鶴西去。他57年的人生旅程不長,但活得精彩。

      孫少林的兒子孫小林,在父母的藝術熏陶和教誨下,子承父業,拜相聲大師張永熙為師,潛心相聲表演與創作。孫小林的兒子孫承林從小就喜歡上了相聲,他拜“晨光”走出去的相聲大師李伯祥為師,與爺爺、父親一樣,成為專業相聲演員。相聲的“薪火”在孫家門上不斷傳續。

      2006年,大觀園中央地帶的仿古建筑上重新掛上“晨光茶社”的金字招牌。時隔40年后,孫小林攜兒子孫承林及一幫弟子,在這里重新恢復相聲大會,公益演出,不賣門票,10年間,演出多達1200余場。(本文圖片除署名外均為相聲表演藝術家孫小林提供)(濟南時報·新黃河 作者:牛國棟)

    責任編輯:楊童童
    熱點推薦
    + 更多推薦
    • 主辦單位: 中國文化產業協會 中國旅游協會
    • 承辦單位: 山東省文化產業發展協會 山東省旅游行業協會
    • 官網承建: 山東省互聯網傳媒集團大眾網
    • 備案證號: 魯ICP備06006718號-1
    • 版權所有: 中共濟南市委宣傳部
    人人天天夜夜精品网,人人添人人澡人人澡人人人人,人人澡人人摸,人妖精品亚洲永久免费精品

  • <th id="hm9kb"><track id="hm9kb"></track></th>

    <rp id="hm9kb"></rp>

    <th id="hm9kb"><track id="hm9kb"></track></th>

    <em id="hm9kb"><acronym id="hm9kb"><u id="hm9kb"></u></acronym></em>